中外艺术网 工作人员聘请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正文
 丁 晨“小巷往事”专栏 《寻 根 老 巷 子》欣赏 
时间:2019-03-31 13:35:27   来源:中国艺术新闻网   主编:祁军平   点击:



题 记:


   题记:2019年3月29日

周五,《西安晚报》副刊


专栏刊登作家丁晨“小巷往事”


系列散文收官之作《寻根


老巷子》。在这之前“小巷


往事”尚有一篇《夏日乘凉》

,编辑要放到夏季刊发。现把


《寻根老巷子》原稿转发,


欢迎文朋师友批评斧正。





 

“小巷往事”专栏

 
     

     
        寻 根 老 巷 子

                       
               丁 晨
 

大吉厂这个有着悠久的历


史,独韵的特色文化的

古老小巷,我在这里度


过了我人生最初的30个春


秋。





老的大吉厂巷位于古城


西安顺城巷以北,书院门

中段向南纵深约六七十米,


呈“丁”字型,分东西两

段,东段长,西段短,全

巷200多米长。加上甲子


1号李海亭家,甲子2号谢

文娟家,共29个门牌院

落,有百余户人家,大

部分是多户合住的四合

院,房子破旧、古朴,

巷道狭窄,半砖半胡墼


的瓦房居多。小巷老屋窗

少又小,天井巴掌大。


深宅大院和独门独户也

有不多。4号、7号、14

号、27号院是令人羡慕


的深宅大院,房屋高大,

一砖到顶,有两道门楼。


7号院胡家是胡宗南的侄

子,解放前很威风,腰上


经常别着盒子枪。尤其,


一进半巷子西侧27号院,


是大书法家吴三大

(其真名吴培基因屁股大、


头大、嘴大,几十年

人们给他起的绰号吴三大,


延续至今)独门宅

院。宅院高大气派,大院


里有二层阁楼,墙面是


青石水磨砖砌而成,房门

和窗框,刻有图案。院

内有地窖和水井。可谓


大吉厂最好的老宅了。


溯源大吉厂巷的历史,


隋唐时斗鸡风靡一时,贵

族纨绔子弟一天到晚都聚


集在这里斗鸡,使这一

带成了热闹、喧嚣的娱


乐场。因“鸡场”“吉厂”谐

音,名字就演变、雅化


为大吉厂,后来为图个祥

瑞之意,改为今天的“大吉昌”。






大吉厂鼓乐闻名遐迩,表演


也是从唐朝一直流传至今。


现在表演鼓乐的是成立于


1918年的“大吉厂


鼓乐社”延续传承过来的。


1946年,大吉厂鼓乐社

在西安东大街国民党党部


(原陕西日报社旧址)

曾为蒋介石秘书等高官


演奏鼓乐。西安鼓乐在

200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


组织收入世界级非遗名

录,大吉厂鼓乐社是其


中西安鼓乐的传承者之


一。





解放前后的那段时间,


大吉厂有经营“煤头”的行

当,有不少靠做小买卖

营生的人家。所谓“煤头”其

实就是拿粗禾纸、麦笕搓

成用来引燃水烟、旱烟

的火纸。那个年代中老年

人吸食水烟的很多,用

火柴嫌贵,烟民们习惯用


煤头燃烟。原大吉厂10

号的刘志仁爷爷经营煤


头多年。晚上,老伴刘奶

奶和刘爷爷一块,在一个

石案上装料、搓圆、粘

好、晾干,制作好煤头。


白天,刘老爷子挑着担

子,走街串巷叫卖。26号


院范家等都经营过煤

头。上世纪五十年代末,


经营煤头的这种行当就



逐渐绝迹了。






古时大吉厂巷青一色石

板鋪就,日久天长,石地

板早已磨得凹凸不平。历


经风雨,小巷子民房年

旧失修,经常是下雨天,

屋外大下,屋里小下,

屋外不下,屋里嘀嗒;

买煤、买粮、担水、倒垃

圾、摊煤饼等杂活、累活,


都要自己动手下力气

去干;每家四合院里,


只有一个厕所,每天要起

早第一件事,就是倒尿盆

……所有这些,居民们

生活得清贫、简单,但大


家都一样,都习以为常

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巷子里的人们一直过

着安详、平静的日子。老的


大吉厂巷13号一座破

旧的四合院小屋,是父母、


兄妹和我居住的老

屋。45年前,我们兄妹


在这里分别送走、安葬了

病魔缠身、含辛茹苦一生


的父亲、母亲。43年

前,在这个破旧的小屋里,


在我失去父母的情况

下,在邻里的帮扶下我


和妻举行了没有婚纱、没

有戒指、没有婚宴、没有


新房,简单而难忘的婚

礼。还是在这小屋里,


42年前,我和妻出生了我


们唯一的儿子。因而,


老的大吉厂巷13号院,是



我一生魂牵梦绕的地方。






由于书院门在西安是尽


人皆知文化街,大吉厂巷

被称之为是书院门的“胳膊腿”。


这个平日里十分安

静的小巷子,就充满了


和睦气氛和书卷气。常年

生活在这样一种市井的氛


围中的居民,潜移默

化,环境熏陶,养成了


一种淳朴、仗义、自强、

好学、随和、互助的民风


和习性。谁家有困难和

红白事,都相互帮扶;谁


家缺粮、缺煤了,都会

主动送上;正做饭时,没


盐和酱油醋了,到谁家


要都没问题。







今日,大吉厂巷,经过多年


多次改造,小巷子已面目全非。


昔日纯粹的居民住宅四合院小巷子,


全部拆掉,变成了买卖书画、


文房四宝等商业一条街;


昔日的“丁”字型小巷子,


只保留了书院门南

侧纵深约90米多的一段


仍叫“大吉昌”,往南东西

方向的小街,已不是“大吉


厂巷”了。老的大吉厂巷

原住民已全部搬迁,现在


那约90多米的叫大吉昌


巷的住户,大都是后来的

商户。昔日的大吉厂

巷、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早已湮没在城市改造的

浪潮里了,已名存实沦殁了。







西安作为13朝建都的古城,


像类似大吉厂巷这样

古朴、宁静、独特的四合


院居民住宅的老巷子,

不知还有多少?倘若都全


部拆掉,改造成面目全

非的、各色各样的商业一


条街,那么我们的这个

城市的特点在哪里?我们


在哪去寻觅生我们、养


我们、教化我们成长的


地方?古朴、古风,独具

特色的老街巷,是一个城


市的根,一个城市的

魂,是一个城市的血脉


和历史。在今天我国城镇

化的建设中,农村需要


不忘乡愁,城市需要不忘

寻根。倘若我们不可能全


部保护保存住这些老街

巷,可否选择个别极富


特色,历史悠久,有文

化意义的老街巷,经过修


旧还旧,修旧如旧,把老


街巷的风格保留下来,


让我们的后人和子孙在城



市里能有怀古、寻根的


地方,不好吗?




作者简介:




丁晨,笔名奕言,共产

党员,河北省任县人,

1947年生。“老三届”知


青、高级编辑职称、大学

文化程度,中国作协会员。


历任《陕西交通报》


副总编辑、陕西省交通

作家协会主席、《中国公

路》杂志终身记者、陕西


省作协理事、陕西省作

协报告文学专业委员会


委员、陕西省散文学会常

务理事。


   在全国各类报刊、网络


发表短篇小说、散文、

史话、报告文学和新闻


作品百余万字。出版个人

散文集《秋叶》《迟到的


欣慰》《幽敻含光门》

《寻找》4部,主编和参


与编著的文学作品集、好

新闻作品集锦和交通史志


等30余部已出版发行。


长期坚持散文写作,笔耕


不辍,其散文创作个人

成就词条,编入作家出

版社出版的《中国散文家


大辞典》。

 

编辑:中外艺术网
~赞个赏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