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艺术网 工作人员聘请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 > 正文
 【游记连载】“贤”逛欧洲(六) 
时间:2019-09-09 12:31:28   来源:意不尽网   编辑:阮中华   点击:
时差这个东西,真是让我难受。荷兰时间早晨3点也就是北京时间上午9点,我就醒了,醒来发现还是一片漆黑。但是,已经没有睡意了。今天,儿子带我们逛阿姆斯特丹。

儿子昨晚在网上买了两张去阿姆斯特丹的火车票,8点,我们就出发了。40多分钟,我们到了阿姆斯特丹火车站。一出站口,这个国际旅游城市的风采就扑面而来。这是一个古老的车站,建筑物外立面全是红砖,四个钟塔彰显古老的荷兰文明。赶紧拍照记录,赶紧用东方人的黑眼睛扫描,机场给我的记忆完全颠覆,这里人流如织,热闹非凡。有轨电车头顶小辫子,叮叮当当,慢慢悠悠从广场驶过。这座繁华的城市很少看到出租车,大街上也很少看到轿车,而自行车是最主要的交通工具。自行车停放在路边,锁在栏杆上,就像一道风景线。

我们随着人流,往市中区行走。每一幢建筑,每一个豪华的商场,每一个不同肤色的游客都成了相机捕捉的风景。这里的建筑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凸显着厚重的文化。

阿姆斯特丹是一座建在海上的城市。很久以前,智慧的人们利用风车将海水抽干,打入木桩,修建房物,房物之间用一条条运河连通。我们坐上游船在曲曲弯弯的运河水道中缓缓行进,每个弯道都能给我一个惊喜,这座水城确实很美啊。可以欣赏到两岸鳞次栉比的17世纪山形墙建筑。它们色彩斑斓、形状各异,华丽而富有历史感。

今天正值同性恋纪念日,身着不同服饰,从世界各地赶来的人们,在运河两岸与河中游船上的人们载歌载舞欢庆节日。歌声,锣鼓声,混响在运河上空,人们随着音乐节奏扭动身子,手中高举啤酒杯、饮料瓶开怀畅饮,放声歌唱!市政警察在岸上,在运河船上执行安保。由于游人很多,政府在河岸准备了很多的简易公厕,女厕是封闭的,而男士却是没有什么遮挡,搞得我这个东方人一点也不好意思。

走了很多的路,有点累了,我买来一张华文报纸,坐在运河边上的木椅上悠然阅读。儿子和妻子不顾疲劳参加到狂欢队伍中去了。由于语言不通,我不敢乱动,儿子担心我被警察“关心”,不时跑回来看看我。饿了,我们在市中心寻得一家中餐馆,花了15欧元来了一碗面,尽管比国内高多了,却让我感到亲切。

下午4点半,儿子带我们去看看荷兰的新一线城市。我们从阿姆斯特丹出发乘上了去     的列车。半小时后,我们出站,见到的是完全与阿姆斯特丹不一样的城市。现代建筑,高楼大厦,宽阔的公路,忙碌的人们。这是荷兰新兴的工业城市。就像我们成都一样,发展非常迅猛。这座城市这很有特色,我们在一条游人如织的街道上闲逛,街边摊位上商贩兜售着各种荷兰特色的产品,最耀眼的是鲜艳沁香的郁金香花。悠闲的游客在街边品着啤酒、咖啡。这条街建在河的两岸,行人悠走的道路比河面高出很多,游船在河中畅游,邻水的底岸,有游客品酒聊天,悠然自得。

在一家店前,儿子用流利的英语与店主交流,叫来一杯卡布奇诺咖啡,一杯红酒,一瓶可乐。我们感受着这里温暖的阳光和异国风情。

时值黄昏,我们踏着夕阳登上了返回阿普多伦的列车!

刘元兵,笔名贤者无忧。男,1963年生,汉族,中共党员,本科文化,成都市邮政局助理调研员。现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成都市作家协会会员,成都市历史学会理事,金堂县作家协会秘书长。由于长期从事邮电、邮政通信工作,自称为“邮仔”。著有散文集《邮仔乡愁》一书。曾入选四川省第九届文学奖参评书目。代表作主要有:《父亲的鸡公车》、《母亲与布鞋》、《母亲的核桃花生奶》、《母亲的眼泪》、《摇把子电话的情怀》、《老井》、《故乡的红豆》、《母亲叫我“半灌水”》等。主编有《梦开始的地方》《广兴记忆》,合作编辑《晨曦与篝火》《金堂地名故事》等书。

编辑:中外艺术网
~赞个赏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