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艺术网 工作人员聘请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展讯 > 正文
 作家丁晨“小巷往事”专栏:《寻根老巷子》欣赏 
时间:2019-03-31 14:33:55   来源:   编辑:祁军平   点击:



题记:2019年3月29日周五,《西安晚报》副刊专栏刊登作家丁晨“小巷往事”系列散文收官之作《寻根老巷子》。在这之前“小巷往事”尚有一篇《夏日乘凉》,编辑要放到夏季刊发。现把《寻根老巷子》原稿转发,欢迎文朋师友批评斧正。



“小巷往事”专栏
 


             寻 根 老 巷 子
                       
                  丁 晨
 
大吉厂这个有着悠久的历史,独韵的特色文化的古老小巷,我在这里度过了我人生最初的30个春秋。





老的大吉厂巷位于古城西安顺城巷以北,书院门中段向南纵深约六七十米,呈“丁”字型,分东西两段,东段长,西段短,全巷200多米长。加上甲子1号李海亭家,甲子2号谢文娟家,共29个门牌院落,有百余户人家,大部分是多户合住的四合院,房子破旧、古朴,巷道狭窄,半砖半胡墼的瓦房居多。小巷老屋窗少又小,天井巴掌大。




深宅大院和独门独户也有不多。4号、7号、14号、27号院是令人羡慕的深宅大院,房屋高大,一砖到顶,有两道门楼。7号院胡家是胡宗南的侄子,解放前很威风,腰上经常别着盒子枪。尤其,一进半巷子西侧27号院,是大书法家吴三大(其真名吴培基因屁股大、头大、嘴大,几十年人们给他起的绰号吴三大,延续至今)独门宅院。宅院高大气派,大院里有二层阁楼,墙面是青石水磨砖砌而成,房门和窗框,刻有图案。院内有地窖和水井。可谓大吉厂最好的老宅了。
溯源大吉厂巷的历史,隋唐时斗鸡风靡一时,贵族纨绔子弟一天到晚都聚集在这里斗鸡,使这一带成了热闹、喧嚣的娱乐场。因“鸡场”“吉厂”谐音,名字就演变、雅化为大吉厂,后来为图个祥瑞之意,改为今天的“大吉昌”。





大吉厂鼓乐闻名遐迩,表演也是从唐朝一直流传至今。现在表演鼓乐的是成立于1918年的“大吉厂鼓乐社”延续传承过来的。1946年,大吉厂鼓乐社在西安东大街国民党党部(原陕西日报社旧址)曾为蒋介石秘书等高官演奏鼓乐。西安鼓乐在2009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收入世界级非遗名录,大吉厂鼓乐社是其中西安鼓乐的传承者之一。
解放前后的那段时间,大吉厂有经营“煤头”的行当,有不少靠做小买卖营生的人家。所谓“煤头”其实就是拿粗禾纸、麦笕搓成用来引燃水烟、旱烟的火纸。那个年代中老年人吸食水烟的很多,用火柴嫌贵,烟民们习惯用煤头燃烟。原大吉厂10号的刘志仁爷爷经营煤头多年。晚上,老伴刘奶奶和刘爷爷一块,在一个石案上装料、搓圆、粘好、晾干,制作好煤头。白天,刘老爷子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叫卖。26号院范家等都经营过煤头。上世纪五十年代末,经营煤头的这种行当就逐渐绝迹了。



古时大吉厂巷青一色石板鋪就,日久天长,石地板早已磨得凹凸不平。历经风雨,小巷子民房年旧失修,经常是下雨天,屋外大下,屋里小下,屋外不下,屋里嘀嗒;买煤、买粮、担水、倒垃圾、摊煤饼等杂活、累活,都要自己动手下力气去干;每家四合院里,只有一个厕所,每天要起早第一件事,就是倒尿盆……所有这些,居民们生活得清贫、简单,但大家都一样,都习以为常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巷子里的人们一直过着安详、平静的日子。老的大吉厂巷13号一座破旧的四合院小屋,是父母、兄妹和我居住的老屋。45年前,我们兄妹在这里分别送走、安葬了病魔缠身、含辛茹苦一生的父亲、母亲。43年前,在这个破旧的小屋里,在我失去父母的情况下,在邻里的帮扶下我和妻举行了没有婚纱、没有戒指、没有婚宴、没有新房,简单而难忘的婚礼。还是在这小屋里,42年前,我和妻出生了我们唯一的儿子。因而,老的大吉厂巷13号院,是我一生魂牵梦绕的地方。
由于书院门在西安是尽人皆知文化街,大吉厂巷被称之为是书院门的“胳膊腿”。这个平日里十分安静的小巷子,就充满了和睦气氛和书卷气。常年生活在这样一种市井的氛围中的居民,潜移默化,环境熏陶,养成了一种淳朴、仗义、自强、好学、随和、互助的民风和习性。谁家有困难和红白事,都相互帮扶;谁家缺粮、缺煤了,都会主动送上;正做饭时,没盐和酱油醋了,到谁家要都没问题。





今日,大吉厂巷,经过多年多次改造,小巷子已面目全非。昔日纯粹的居民住宅四合院小巷子,全部拆掉,变成了买卖书画、文房四宝等商业一条街;昔日的“丁”字型小巷子,只保留了书院门南侧纵深约90米多的一段仍叫“大吉昌”,往南东西方向的小街,已不是“大吉厂巷”了。老的大吉厂巷原住民已全部搬迁,现在那约90多米的叫大吉昌巷的住户,大都是后来的商户。昔日的大吉厂巷、我魂牵梦绕的地方,早已湮没在城市改造的浪潮里了,已名存实沦殁了。







西安作为13朝建都的古城,像类似大吉厂巷这样古朴、宁静、独特的四合院居民住宅的老巷子,不知还有多少?倘若都全部拆掉,改造成面目全非的、各色各样的商业一条街,那么我们的这个城市的特点在哪里?我们在哪去寻觅生我们、养我们、教化我们成长的地方?古朴、古风,独具特色的老街巷,是一个城市的根,一个城市的魂,是一个城市的血脉和历史。在今天我国城镇化的建设中,农村需要不忘乡愁,城市需要不忘寻根。倘若我们不可能全部保护保存住这些老街巷,可否选择个别极富特色,历史悠久,有文化意义的老街巷,经过修旧还旧,修旧如旧,把老街巷的风格保留下来,让我们的后人和子孙在城市里能有怀古、寻根的地方,不好吗?

 
作者简介:




    丁晨,笔名奕言,共产党员,河北省任县人,1947年生。“老三届”知青、高级编辑职称、大学文化程度,中国作协会员。历任《陕西交通报》副总编辑、陕西省交通作家协会主席、《中国公路》杂志终身记者、陕西省作协理事、陕西省作协报告文学专业委员会委员、陕西省散文学会常务理事。
   在全国各类报刊、网络发表短篇小说、散文、史话、报告文学和新闻作品百余万字。出版个人散文集《秋叶》《迟到的欣慰》《幽敻含光门》《寻找》4部,主编和参与编著的文学作品集、好新闻作品集锦和交通史志等30余部已出版发行。长期坚持散文写作,笔耕不辍,其散文创作个人成就词条,编入作家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散文家大辞典》。有部分作品获奖。

编辑:中外艺术网
~赞个赏呗~